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飞鸿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无可无不可  

2016-09-08 08:35:35|  分类: 读史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按孔子的理解,隐士一般可分为三种类型。

第一种是“不降其志,不辱其身”,也就是不降低自己的意志,不辱没自己的身份,比如伯夷和叔齐。伯夷和叔齐是一对亲兄弟,他们因不满商纣王的暴政而隐居到渤海之滨,想等待一个清平盛世的到来。可这一等不要紧,竟等来了大商的灭亡。这哥俩觉得归顺大周有悖气节,便立志不食周粟,隐居到首阳山,以野菜为食。周武王派人来许以高官厚禄,可不管怎么请,两人就是不下山。后来,有个老婆婆在山里碰到面黄肌瘦的老哥俩,就说了:“你们有气节,不肯食周粟,可你们采来充饥的薇菜不也是大周国的吗?!”哥俩一听这话,心想也是呀,于是连野菜也不吃了,最后都饿死在首阳山上。

第二种是“降志辱身矣,言中伦,行中虑”,也就是虽然降低意志辱没身份,但能做到言语合乎道理,做事合乎规矩,比如说柳下惠和少连。少连这个人找不到记载,柳下惠则可以说是孔子的偶像。孔子评价他既“贤”又“仁”,孟子尊他为“和圣”“千世之师”,老百姓津津乐道的是他“坐怀不乱”的故事。柳下惠生性耿直,不事逢迎,曾被三次罢官,但他不因君主不明而恼怒,不因官职卑微而不为,遭遇贫穷困顿从来不知忧愁,还和乡下的老百姓处得挺混合。在归隐期间,各国诸侯都争着以高官厚禄礼聘他,但都被他拒绝了,他讲:“直道而事人,焉往而不三黜?枉道而事人,何必去父母之邦?”意思是说,我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坚持原则的缘故,这个性格不管到哪都难免遭到罢黜;如果要我放弃原则,在鲁国就可以高官厚禄了,干嘛还要远走他乡呢?

第三种是“隐居放言,身中清,废中权”,也就是避世隐居而放胆敢言,但能修养自身而合乎清廉,放任自我而合乎权变,比如虞仲和夷逸。但是关于这两个人物,同样没有确切的记载。可以想见,这一类的隐士主要特点就是敢说话,一言不合就会出语讥讽朝政,放言抨击时弊,不过还好能够坚守做人的底线。

相比这三种情况,孔子认为自己和他们都不同,是“无可无不可”。也就是没有什么可,也没有什么不可;再进一步讲,就是没有什么非得怎样、非不能怎样的事儿;如果再给拆开了揉碎了,可以理解这么三层意思:一是不纠结隐于何处。如果要隐逸起来,在“市”在“野”有什么关系呢?何必跑到这个山那个谷,不吃这个米那个草的呢?这些形式主义的东西没啥必要。二是不纠结仕于何主。如果能实现理想,侍候什么样的君主有什么关系呢?只要能得以推行自己的仁政,让百姓过上好日子,可以不必在意是仁主还是恶主、是家主还是他主的。三是不纠结退于何地。如果为体现价值,当政还是在野又有什么关系呢?“用之则行,舍之则藏”,居于庙堂则兢兢业业,多干实事;处于江湖便著书立说,传播美名。不是很好吗?

当然,孔子的“无可无不可”也是有原则的。他讲:“君子之于天下也,无适也,无莫也,义之与比。”也就是,不管做何选择,只要符合“义”的标准就行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才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