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飞鸿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文公的四级行赏  

2016-03-10 15:17:05|  分类: 读史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听说连介子推都受了赏,跟随文公多年的仆人壶叔再也坐不住了。鼓足了勇气,对文公讲到:“自打您当上国君,已经封赏三次了,可次次都没有我的份儿,难不成在下有什么罪过吗?”就这一疑问,文公讲出一番论功行赏的等级原则,令晋国上下心悦诚服。文公行赏到底分哪些等级呢?

第一等,导我以仁。“夫导我以仁义,防我以德惠,此受上赏。”那些用仁义来引导我,用德惠来规劝我,防范我犯错过界的人,要受最高的奖赏。这是指精神层面的导师,比如咎犯、赵衰之辈,当年文公流亡在齐时贪恋新夫人,竟不想回国了,两人设计将文公带离齐国,并晓以利害,才避免了文公的沉沦,成就了将来的一番伟业。

第二等,辅我以行。“辅我以行,卒以成立,此受次赏。”那些用善行辅佐我,使我成就功业的人,要受次一等的奖赏。这是指出谋划策的文官,比如先轸、狐毛之辈,在十万火急之时出一策而定乾坤,在进退维谷之时发一语而拨云雾。

第三等,助我以战。“矢石之难,汗马之劳,此复受次赏。”那些为了我冲锋陷阵,立下战功的人,要受再次一等的奖赏。这是指能征善战的武将,比如郤縠、栾枝之辈。

第四等,事我以力。“若以力事我而无补吾缺者,此复受次赏。”至于那些只靠出把力气侍奉我,却不能弥补我过失的人,只能受最末等的奖赏了。这是指负责勤杂事务的随从,比如壶叔之辈,整天鞍前马后小心待候着,看着忙忙乎乎的,一到年终总结还真没什么可写的,更别提“能弥补过失”的事了。不过“张口三分利”,文公也表态了:“三赏之后,故且及子”,能排到最后封赏,总比没有强得多。

文公的四级行赏很有科学道理。如果没有人从精神上来引导和规范,主公的思想信念出现偏差,一切未来就无从谈起;如果没有人从战略上来把舵和定盘,主公的决策频频失误,一切成功就无从谈起;如果没有人从战争上来保障和支撑,主公的指挥屡屡失败,一切胜利无从谈起;当然,如果没有人从生活上给予照应,情绪上帮助调整,安全上提供保证,主公动不动就生病了、抑郁了、遇险了,想要顺利地实现那些美好的愿望也不容易。

文公的行赏原则,也为人才的成长树立了标杆:首先要成为能引领思想的人,不行就成为有韬略的人,再不行就成为有武功的人,实在不行就做个出力气侍候人的人。只要按照这个次序来,人才就会有一个正确的奋斗方向和目标;如果反过来,壶叔之辈靠着与主公关系亲近,竟比咎犯、先轸等人得到封赏要早、要多,人们就难免要有怨言,人才的成长也会随之偏离方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