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飞鸿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思念成灾  

2014-04-13 18:55:44|  分类: 读诗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读了《诗经·卷耳》,才懂了什么是真正的思念,原来相思到极处,想到的全是坏事。诗歌大意如下:采卷耳的女人好生惆怅,装野菜的浅筐还没盛满,想起了远行的人儿唉声叹气,索性将筐儿放到路上;这会子或许登上一架土山,可是马儿却生病了,掏出金杯喝口酒吧,但愿能够不再思乡;这会子或许登上一座高岗,可是马儿却病重了,掏出角杯喝口酒吧,但愿能够不再忧伤;这会子或许登上一道山梁,可是马儿却病得厉害,马夫又疲劳不堪,哎呀呀!多么令人惆怅!

诗中的女人思夫心切,想到的却是马儿会不会生病,马夫会不会疲惫,丈夫会不会忧愁地喝着闷酒。想象出的这些景象,是女人对行程顺畅的担心,是对路途遥遥的忧虑,是在心中默默的祈愿,希望不会发生这样的情景。

而钱老批《卷耳》却以为,诗歌中第一章为思妇(女人)所作,后三章为劳人(丈夫)所作,所谓“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”,这样一来,关于诗中人称都是“我”的问题就解释清楚了,他又列举了大量的实例为证。钱老的说法虽于诗歌的语义理解大有好处,但诗中夫妇二人各说各的事,平白直叙的对答,最后拼凑合到一处以成诗。这样理解下来,会大大冲淡了诗歌的意境,我以为不足取。

而且我也有一例为证。那是我小时候,经过一番央求,爸爸终于答应去供销社给买糖吃了。他出门后,我就趴在窗上等着盼着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心情焦急难耐。我于是想象到:这一会儿该走过王大娘家障子拐角了,这一会该走到李大爷家大门了,这一会儿该上了大道了,这一会该进了供销社了,买东西还需要耽误一会儿,这一会该往回走了……咦!这会儿该到家了呀,怎么还没回来呢?莫不是遇到熟人唠了会嗑,莫不是供销社的门没开,莫不是把钱给弄丢了,莫不是东西掉在路上回去找了……你看,是不是和《卷耳》中的场景一样,越想越往坏处想。只不过思妇想念的是丈夫,我想念的是糖块罢了。

关于思念能坏事,还可以举一个例子,就是民歌《想亲亲》。开首两句歌词是这样的:“想亲亲想得我手腕腕软,拿起个筷子我端不起个碗。想亲亲想得我心花花乱,煮饺子下了一锅山药蛋。”由此可见思念之力量的强大,不但会把对方往坏处想,还会严重影响自己的生产生活,象摔了碗、烫了手、煮饺子煮成马铃薯什么的,都还是些小事,要是由此造成大的事故可就麻烦了。常常听到“思念成灾”的说法,看来此言不虚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