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飞鸿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两位布哥的背叛  

2014-12-09 22:08:22|  分类: 读史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太史公《季布栾布列传》夸了两个叫布的帅哥,经过归纳可以看出,这两位布哥有着如下相同的特点。

一是任侠善将。季布“为气任侠”,也就是“附带意气,以侠义自任”的意思,用普通话说就是好打抱不平,急人之难。他在项羽的叔叔项籍手下带兵打仗,竟有好几次把刘邦大人逼得走投无路,令其十分尴尬。栾布也十分义气,年少时曾为了替主人报仇投奔了燕将臧荼,后来被提拔做了都尉,又做了将军。二是卑下能忍。季布跟随的主子被灭后,刘邦悬赏千金来抓拿他。被逼无奈,他只好剃掉头发,戴上铁项圈,穿上粗麻衣,与几十位奴隶一起坐着拉棺柩的大车逃到了鲁国,躲在庄稼地里干农活。栾布是个苦孩子,小时候家里很穷,在齐地给人当过雇工,在酒馆里当过跑堂,后来又被卖身为奴,是穷困时能“辱身下志”的典型代表。三是果敢直言。能说会说敢说,是两人的最大特点,也是他们危难时化险为夷,窘困时咸鱼翻身的重要法宝。季布被通缉后藏匿起来,以为不是长久之计,不知怎么说通了新东家朱家去拜见汝阴侯滕公(夏侯婴,刘邦的发小),为其游说。朱家对滕公讲,季布有什么罪呢,当臣子的都是各为其主,打仗时把沛公追得无处可逃是他的职责所在呀。现在皇上刚得了天下,怎么能因一己之怨而追杀季布呢,这让天下的贤人名士怎么想……一番话说服了滕公,又被转述说动了刘邦,季布不但没被处死,还给封了个郎中的官当。据我估计,这番话虽出自朱家之口,难保不是季布的指使授意。还有一次,匈奴单于给吕后写了一封羞辱信,令大脚皇后十分气愤。樊哙马上谏言要带十万人马去剿杀匈奴,其它人也都顺着主子随声附和。季布却站出来说到,樊哙真是该杀呀,高祖当年率四十万大军都打不赢匈奴,反而被围平城,现在你樊哙领十万人能打败匈奴兵吗,这分明是自欺欺人、打溜须不要命呀!话一说完,满朝沉寂,没人再敢提打匈奴的事了。这一番进言,避免了汉朝的一次劫难,也让季布的威信大增。再说栾布,燕国被汉所灭,栾布将军做了俘虏。幸好他年轻时与梁王彭越有交情,梁王就把他赎了出来,做了梁国的大夫。但好景不长,刘邦以谋反的罪名杀死了彭越,并下令谁也不许进行祭奠。可是栾布偏不信邪,非祭奠不可。刘邦十分恼火,要处他烹刑。栾布于是讲到,当年皇上您在彭城被围,之所以没有被项羽剿灭,是因为有彭越在梁地牵制楚军。当时彭越合汉则楚败,合楚则汉亡。现在他也没有什么造反的迹象就被您给杀了,接着又要来杀我,您这样做,那些功臣们怕是要人人自危了。刘邦听完他的话,决定饶他一命,并封他一个都尉的官当。

以上便是太史公赞许两位布哥的主要方面。可在我看来,却总觉的是他们心机太重的例证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比如,两位的任侠,其实是为了扬名立万。讲一个季布的例子。季布一向不喜欢一个叫曹丘的辩士,可是曹丘偏要来拜访他。老曹进门就讲到,人家都说“得黄金百,不如得季布一诺”,你知道为什么你的名气这么大吗?咱们都是楚人,是老乡,我不管走到哪都在宣扬你的美名,这对您难道不重要吗?听此一言,季布马上转恶为喜,把曹丘奉为上宾,热情款待了好几个月。看看,为了讨个好名声,竟连自己一贯遵守的原则都抛弃了。比如,两位的卑下,其实是为了伺机而动。无论是季布的忍辱,还是栾布的甘穷,都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,等到时机一到又要飞扬跋扈了。讲一个栾布的例子。栾布后来从都尉升为燕相,又拜为将军,他说到:“穷困不能辱身下志,非人也;富贵不能快意,非贤也”。也就是说:穷困的时候不能忍辱负重,就不能算有志之人;富贵的时候如果不能尽情快乐,也不算是贤能之士。结果,凡是对他有恩的人,他都重重报答;凡是与他有过节的人,他都借机报复。这可以看出,他一时的忍耐都是为了将来的“快意”。再比如,两位的果敢直言,其实是为了力拼上位。在关键时刻,对待自己的旧主子看似忠诚,实际上是无情的抛弃和无耻的利用。季布在项氏集团身居重位,赚得了千金的身价。在项氏被灭后,并不是从此销声匿迹、遁隐湖海;而是千方百计找关系,挖门路,谋求上位,甚至与刘氏集团讨价还价:如果我不为汉用,便会为敌国所用,到时难保不会发生伍子胥带吴兵破楚,鞭打楚平王墓的事呀!是不是有点厚脸皮呢?栾布就更过分了,在旧主子彭越被杀后,并不是心怀悲痛,谋划复仇;而是利用这一时机,来到彭越的尸首前慷慨陈词、哭天抹泪,并与刘邦摆事实,讲道理,据理力争。看似是为旧主子平反昭雪,实际上是为自己实实在在地捞上一票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两位布哥是不是有些背叛旧主的嫌疑呢?

东坡先生与佛印有一个“是佛是粪”的故事,最后的结论是:“心中有佛,看什么都是佛;心中无佛,看见佛也是粪”。太史公认为两位布哥什么都好,而我却来唱反调,是不是印证了我心里不够阳光的一面,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